宠物资讯IOS
宠物资讯 宠物酒店
产品导航  
       宠物资讯首页
       产品
       销售
       宠物资讯下载
       材料
       植物生长调节剂
       运输
       宠物资讯开户
       反馈
 
 

  您现在的位置:宠物资讯 > 宠物酒店 > 正文

《混社会》 第41章

《混社会》   第41章

    小骚房子问题在鹿瘸子这里几乎不算问题,鹿瘸子把这件事在电话里一说,邢燕稍后给钢铁公司房产处的麻处长打了个电话,第四天,邢燕就打电话告诉鹿瘸子可以去办手续,然后取钥匙。 鹿瘸子又打电话把这事通知了小骚和小莉,俩人立刻高高兴兴的去了钢铁公司房产处,麻处长待他们非常热情,吩咐房地科的一个科长全程陪同办理,没用上半小时就把手续办齐全了。

  小骚充分感受到了关系和权利左右事情的重要性有多么任性。

  房子的事虽然办得很容易,人情却不能不走,现在除了权利就是金钱能打通人际关系了。

鹿瘸子事后去邢燕办公室送钱,邢燕说什么也没要,鹿瘸子就让猛哥开车拉着他去了商场,给邢燕买了一件一万八千多块钱的水粉色貂皮上衣和一千多块钱的瑞士坤表,那个年代,一万八千多块钱应该是全市最贵的一件衣服了,邢燕穿上它楚楚动人。

就因为邢燕穿上这件貂皮大衣,华丽的外表演绎出许多浪漫的爱情故事,使邢燕在舞厅在歌厅诱惑到手许多帅气英俊的小伙子。   小骚有他的小聪明,他从给他办理房子那个跑前跑后的房地科科长嘴里得知,楼房是公派的,并没有花钱。 小骚决定要把自己给鹿瘸子拿去办事的一万五千元要回来,那是他的钱,没用花钱的事就得退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况且鹿瘸子把他姐肚子弄大了,成为姐夫迟早的事,从哪方面说也不该拿他这一万五千块钱。

小骚就是小骚,在钱的问题上总有自己独到见解,巧舌善辩。

  楼是二室一厅,卫生间和厨房俱全,二个卧室全部朝阳,格局很好,小骚和小莉都很满意。

俩人在楼房里转来转去有一个多小时,看了一会儿房子俩人就亲亲嘴,说会话就坐下来,你摸我我摸你,就是激动的不知道怎样是好。 最后俩人聊到设计和规划房间的格局装修,大多以小莉顺嘴胡说我主,设想的太豪华而口袋里的钱让人太难堪,没钱一切都是空谈,是镜中花,水中捞月。   “我们有钱!”听小莉说为装修没钱而苦恼,小骚突然很从容的说。

  “你不说你没钱了吗?”  “我还有一万块钱,我不能一点不留余地,我们结婚不也得用钱吗?”小骚很甜蜜的搂过小莉,在小莉通红的嘴唇上亲了一下,“你以为我真死心眼子,就这么容易把钱全交给那个死瘸子啊。 和你说,就是给他那一万五千块钱我也得要回来。

那个科长对我说了,这是公派房,没花钱。

”  小莉有点不知所措,问:“行吗?”  “天经地义的事。

”  “这样好吗?”小莉疑惑不解自己面对的是个什么样的人。 是无赖!是蛮横!是正义!她不能解释明白,可是现在谁又能解释明白呢?  “我们房证和钥匙全到手了,没什么好顾虑的,我打算晚上就去我姐家找鹿瘸子要钱!”小骚说话的口气就像要去领取自己的工资,到那里就取。

  “能行!”  “看我的。

”小骚笑得一脸天真无邪,还用手拍拍自己胸脯。   “这几天你就先简单把房子收拾一下,先买张床摆放在,我在这里住着,老在亲戚家呆着不方便还给人家添麻烦。 你说,是不是?”小莉搂着小骚的脖子很亲热的说。   “没问题,找个时间你陪我去,我认识一个哥们开木器加工厂的,你随便挑,他那里的家具都是实木的还有席梦思,他不会管我要高价的。

”小骚想起了菜头。

  “你朋友真多!”  “没办法!我就是个讲究人,不交我他们都觉得社会白混了。

”  “我就服你。

”小莉亲了一下小骚,用最纯洁的目光浏览着小骚最无赖的脸庞。

  火车运输第一次配货很顺利,监装钢材火车还是交给了候六他们,发往大连经销办事处。

丁行长自动退出大股东,鹿瘸子和邢燕商量好了假装和丁行长客气了一下,丁行长没脸再和鹿瘸子与邢燕一起做这个生意了,但是聪明人做事的方式不同,鹿瘸子和邢燕都是聪明人,丁行长是得罪不起的,合作还是必须进行下去,还是给丁行长留了百分之八的股份,财神爷以后会有大用处的。

邢燕持股百分之四十,鹿瘸子拉进来一个战略合作伙伴老齐大哥各持股百分之二十二股份,剩下的百分之八半卖半送给了候六。

股份制的再次重新划分,这次启动资金体量比上一次增加了一倍还多,有鹿瘸子和邢燕私下里协商,经过丁行长和老齐大哥、候六同意,再有邢燕的提议下不分大小股东每人各派一个人到经销办事处,每个办事处工作人员到年底以业绩为主分红,人人实行相互监督机制和在正常工作情况下每个人都不得有资金擅自专用权,必须经过董事会申请和表决,资金进出流水账必须清楚明了全面,尽最大努力使资金快速的周转,保证了资金流良性循环,杜绝拖欠款和呆死账的出现。

负责人还是候三,财务是邢燕的堂兄邢伟,丁亚军为办公室主任兼职销售业务员,老齐大哥的儿子齐富贵做业务员兼职司机,候六没有安排人。   股东大会通过,没有异议。

  大连经销公司再次正常运转不久,丁亚军依然是老毛病,开始找财务借款,被邢伟一口回绝。 借了几次款,邢伟明明白白告诉丁亚军,查账可以,借钱谁也不行。 并告诉丁亚军从此以后不要想从公司借钱,这个念头有都不要有,因为现在已经是一周一结账,账目直接发传真给各个股东的。

邢伟还对丁亚军说,该给你的钱,一分也不会少,只要你的销售业绩好,你的收入完全可以支付一个人吃喝玩乐。

  前几个月,钢材销售业绩最好的是齐富贵,必竟是生意人,入手快脑袋灵,再加上能说会道,腿脚又勤快,工资加上分红,每个月齐富贵的收入都过五千块钱。 这让游手好闲的丁亚军很是眼红,他自己除了月工资几乎没有额外的进项,也就几百块钱。

想想从古至今,大千世界,无论每个人都是这样的,各有各的长处,各有各的短处,丁亚军不喜欢赌博但不能说他不精明,齐富贵喜欢赌博却很笨拙,丁亚军拉齐富贵进入扑克游戏只是一句话,齐富贵就欢天喜地的来给丁亚军送钱来了。 齐富贵一个月的收入有一多半让丁亚军用几角钱一副的扑克给赢了过去,而丁亚军是越输越想玩,越玩越输的厉害,这可是成全了懒惰聪明丁亚军,无意间发现了致富之路。

  后来侯三才知道,丁亚军和佳木斯市的对穿王耿景东和绍老八是好朋友好哥们。

对穿是指扑克牌俩人一伙和另外两个人一伙对抗比赛,对穿王耿景东和绍老八就是起家于这个扑克游戏,几乎玩遍佳木斯市无敌手,所以人们送他们绰号:对穿王。

  对穿王可不是浪得虚名,他们对各种扑克牌游戏的精通在全市也是榜上有名,也没几个人敢和他们两个过招。

作为朋友的浪荡公子丁亚军,随便和他们学习上几招对付齐富贵这样的菜鸟富富有余,轻松取胜就如囊中取物一般。 最终的结果是,勤奋赚钱的齐富贵开始经济拮据、入不敷出,天天不工作的丁亚军却生活的很滋润,花天酒地,变成了齐富贵给丁亚军打工的了。   “你别在和他玩了!”实在看不下去了,有一天邢伟偷偷地对齐富贵说,“老输钱,玩它有意思吗?”  齐富贵脖子一梗:“我就不服了,他会点啥怎么?”  “这我不知道。

可是玩一场你输一场是真的吧!”  “哪天玩时候你站在他后面给我看看这小子有没有动鬼,要是有的话,我把钱全要回来。

”  “能看出来的那叫鬼吗?”搞财务的就是悟性高,说出的话都是很严密。

  齐富贵仰脸看看邢伟,认为这个人不肯帮忙,就不想再说什么,转身出门了。

  。

 
 

上一篇:美墨传来最新消息、特朗普又发声 日元与黄金齐涨 今晚德拉基恐掀大行情

下一篇:李克强同瓦努阿图总理萨尔维举行会谈

 
宠物资讯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06-2019 宠物资讯--www.355205.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