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资讯IOS
宠物资讯 宠物酒店
产品导航  
       宠物资讯首页
       产品
       销售
       宠物资讯下载
       材料
       植物生长调节剂
       运输
       宠物资讯开户
       反馈
 
 

  您现在的位置:宠物资讯 > 宠物酒店 > 正文

芭提雅自由行奇遇——豪放柔情的泰妹(男士进来)

芭提雅自由行奇遇——豪放柔情的泰妹(男士进来)

  续贴六:  由于在国内经常光顾洗浴中心,所以在泰国也没见太大区别,虽然对凯特很有好感,但也没有特别在意,回来以后才便忘了加她的微信。   第三天左右无事,便在街上游荡。

走过一条小巷子,忽然发现这个小巷子很特别,遍布这很多很小的massage店,而且店里面的按摩师清一色的是ladyboy(人妖)。

当然这些人妖的长相比起蒂芬妮的要差的远,皮肤黝黑,长相也不是很漂亮,不过的确清一色的身材很好,个个身材高挑,170-180cm的样子。   正边欣赏边往前走,忽然背后传来一个声音,是生硬的汉语的声音,“帅哥,你好。 ”我好奇的回头一看,一个高个子人妖在冲我微笑。

他皮肤很黑,样子到也不算难看。

他又微笑着说:“你好,帅哥,massage要不要?”我忽然觉得有些难堪,拒绝也不是,答应也不是,站在那里呆了一会儿。

谁知那人妖忽然冲上来,拉住我的手,轻轻的抚摸。

  他这个举动吓了我一跳,慌忙缩回手来。   他却哈哈一笑,还是说“要不要massage?”我从匆忙摆摆手,飞似的逃开了。

  这是第一次和人妖近距离接触,虽然当时慌乱的紧,但内心对人妖的好奇却油然而生。

我决定既然来了,不放找个机会找一个人妖好好聊一聊。   吃完晚饭,我依然在步行街闲逛。

第三天了,对泰国也有了些熟悉,自己的英语水平的确暴涨,基本的交流也会了。

不过毕竟是一个人在国外,多少还是有些心虚。

在好几家泰式或日式的agogo吧门前走过好几次,依然是没有勇气进去。   直到走到了一家俄罗斯酒吧,门口站着几个俄罗斯女人在拉客,我好奇的看了看。 忽然一个大块头的俄罗斯女人冲我笑了笑,我也礼貌的冲她笑了一下。

谁知道她立快步走到我跟前,拉起我的手,对我说:“welcome(欢迎光临)”。

我一下难以拒绝,便被他挽着手,第一次走进了所谓的agogo。   泰国的agogo吧都是对外挂着帘子的,这是泰国的规定,所以在外面很难看到agogo里面的真实情况。 这家俄罗斯agogo里面相对比较昏暗,中间是一个圆形舞台,竖立着三根钢管,是跳钢管舞用的。

旁边零零散散的有几个座位。

环境比起第一天被皮条客拉去的那个所谓的sexyshow要好上十倍。

  那个俄罗斯女郎拉着我坐在中间的一个空位上。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一共只有六七张沙发卡座,有一个卡座做了两个白人,从装束看应该是来自欧洲;另外三个卡座坐的都是印度人,没有亚洲人。

(其实在泰国待久了,就会发现,不同国家的人一眼就能认得出来。 日本人一般文质彬彬,走路一板一眼,时刻面带微笑;韩国人大大咧咧,比较张扬;欧洲人相对拘谨,不太笑,比较冷漠;美国人嘻嘻哈哈,爱讲黄段子;又脏又有味道的便是印度人了;中国人则咋咋呼呼,啥时候说话声音都很大,在旅游区几乎时时刻刻都可以听到有人在大声的讲汉语。 )  那俄罗斯女人问我喝点什么,我点了beer(啤酒),她要了一种不知名的饮料。

(这里的东西很贵,一般泰国agogo啤酒饮料也就80泰铢左右,但这里都在400泰铢以上。 )她坐在我旁边,挽着我的胳膊,我俩聊了起来。

(俄罗斯人说英语的确很难听懂,大多是卷舌音,好多时候我都听不懂,拿出手机来查。 )她说她叫丽莎,是乌克兰人,来这边已经三年了。

我说我是中国人,她很惊讶,她说中国人很少来这里,偶尔会有韩国人来,大多数都是印度人。

其实我知道,印度人大多都有白人情节,他们喜欢和白人美女。

坐了一会了,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女到台上去跳钢管秀。 表演真的很精彩,八米高的钢管,那女孩两只手飞快倒手,便攀了上去,然后在上面做很多动作,惊险又刺激。 我忽然发现哪些金发碧眼的女人都很漂亮,比起拉我进来的那个女郎要漂亮很多,我不禁有些懊悔,应该重新选一下。   那跳舞的女郎跳完一曲,便走下台来讨小费。

她没来我这里,而是先去了那两个白人那里,那两个白人自顾自的饮酒,并不搭理她。

她又去了印度人那桌,印度人的确英语很好,和那女郎打情骂俏,但是临了却不给小费。 我也听不懂她们说什么,但是到后来虽然笑着,但似乎并不是很愉快。 那女郎无奈的走到我这里,向我笑着,却不走近我,可能她不太相信华人会给小费。 (我想现在中国人在国外的奢华外国人应该是有所耳闻了,但2015年的时候似乎还没有那么夸张,很多外国人对中国人的印象是比较斤斤计较。

)  我恰好没有零钱了,便拿出5000泰铢,让服务生去换了零钱,全部换成100泰铢的。

然后给了那女郎100泰铢,很谨慎的给了,剩余的钱便摊放在桌子上。 旁边的丽莎一笑,对我说,“你应该这样。

”说着又拿了100泰铢,塞到起我的手,拿着我的手慢慢伸到那女郎的胸前,凑得很近,然后把100泰铢塞到她的bra(胸罩)里。 我忽然想起电视里看到的欧美酒吧里,给陪酒女郎小费,的确是这样给的。 不禁哑然失笑。

  那女郎也笑了,坐在我旁边,问我可不可以请她喝一杯酒。

我看了看旁边的丽莎,问道:“可以吗?”丽莎大笑,说道:“你觉得可以就可以啊,何必问我?”我忽然明白,外国女人不会像中国女人这样,死守这自己的男人,虽然这里只是逢场作戏,但也依然如此。

我便爽快的请那女郎喝了一杯,她坐在我旁边,也挽着我的胳膊大叫,说些什么我也听不懂,但似乎看到旁边印度人略有些不自然。 我的自豪感悠然而生,心想,印度人小气那是出了名的,今天我要好好扫扫那些印度人的面子。

  那个女郎是亚美尼亚人,叫波莉兹。

 
 

上一篇:华宝多策略增长开放(240005)基金基本概况

下一篇:参茸卫生丸(胡卓人)说明书

 
宠物资讯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06-2019 宠物资讯--www.355205.com All Rights Reserved